股票配资正规操作你的位置:国内允许股票配资_股票配资正规操作_安全股票配资申请 > 股票配资正规操作 > 德国经济年末悲观情绪弥漫,2024年会好转吗?
德国经济年末悲观情绪弥漫,2024年会好转吗?

发布日期:2024-02-05 06:07    点击次数:196

  

年末,悲观的经济情绪在昔日欧洲经济火车头的德国内部弥漫。

德国智库伊弗经济研究所最新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,德国12月商业景气指数回落,从11月的87.2点下跌至86.4点。此前,该指数连续两个月上涨。

伊弗经济研究所所长菲斯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受访企业对当前的业务情况颇为不满,而且对2024年上半年前景的悲观情绪也有所增加。即使在接下来的传统假期期间,德国经济依旧疲软。

在德国,伊弗商业景气指数基于每月对约9000名来自不同领域的德国企业管理人员进行问卷调查的结果编制而成,被认为是德国经济发展的风向标,对观察德国经济形势具有重要参考价值。

德国经济明年如何(来源:新华社图)

短期与结构性因素的阵痛

对于德国经济的颓势,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副主任伍慧萍教授告诉第一财经,其中不乏短期因素,也有结构性因素所导致。

就短期因素而言,伍慧萍认为,俄乌冲突的爆发使得德国能源价格上涨,在过去两年里一直处于到处寻找俄罗斯能源替代的境地,“尽管能源供给到最后证明没有出现问题,但成本显著上升,随之导致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的物价以及制造业、工业成本都明显增加了。”在成本压力下,伍慧萍表示,去年以来一些德国企业选择外迁,比如转向到美国以及中东欧等其他欧洲国家布局,“尽管美欧都先后出台了清洁能源补贴法案,但欧盟在补贴力度上不如美国,因此,对这些德国企业而言,美国更具吸引力。”

伍慧萍认为,此前默克尔时代的德国更多是从经济利益角度考虑,将俄罗斯视为稳定可靠而且成本低廉的能源来源,但冲突后,德国选择与俄罗斯彻底切割,“不可否认的是,短期因素对德国经济影响非常大。”

伍慧萍告诉第一财经,德国经济中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也不可忽视,比如德国冗长的官僚审批程序往往导致企业需要付出额外的成本,德国在电动化、数字化方面的转型进展不够快,此外还面临技术人才的短缺问题。

对于明年,伍慧萍认为,目前还看不到太多起色。“联邦宪法法院判定联合政府财政违宪,影响到今明两年的财政预算,联邦政府被迫紧急调整资金计划。尽管交通灯政府近日基本达成妥协意向,避免预算危机演变成为政治僵局,但联邦宪法法院的裁决还限制了明年的预算计划,德国政府需要节省开支,很难想象后续还会为刺激经济发展出台新的激励机制。”

德国总理朔尔茨已公布了政府草拟的2024年预算案,决定明年不再提高公共债务。具体数值显示,2024年政府预算总额约为4500亿欧元,预算中将大幅削减气候和转型基金120亿欧元。

经合组织(OECD)警告称,德国的预算危机可能会在未来几年阻碍欧洲经济,“这场危机已让人们对其数十亿欧元的计划支出产生质疑,如果未来几年德国的投资和支出减少,将不可避免地对欧盟经济产生负面影响。”

此前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就已预测,德国将是今年唯一一个经济衰退的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。而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则显示,德国经济增速已连续四个季度或停滞或萎缩。即便是尚未公布的今年四季度经济走势,也是大概率出现萎缩。

德国政坛将更碎片化

2022年2月底俄乌冲突爆发后,朔尔茨发表了“时代转折”的演说。伍慧萍对去年以来德国在内政外交方面作出的调整印象深刻,认为当前还在调整中。她举例道,6月德国政府推出了历史上第一份国家安全战略,预示着德国战略文化上很大的转变,“很多政治上的克制禁忌都被颠覆了。其实,新政府早在2021年末上台之时就已约定出台国家战略,但此后德国政府对于‘时代转折’的判断加快了出台首份国家安全战略的决心。可以说,俄乌冲突对德国的冲击非常大,他们都不曾想到冷战结束后的热战离自己的边境那么近。”

俄乌冲突的影响也外溢到了德国政坛,“交通灯”政府的支持率徘徊在20%的低位附近。在伍慧萍看来,未来德国政党碎片化的格局会加剧,当前联邦政府的民调比较低迷,如果重新大选的话,当前联合政府中的三党都没有特别的优势,“虽然三党间分歧明显,但仍有较强的政治意愿勉强维持联合政府。他们所担心的是,如果现在就重新大选,右翼民粹的选择党(AfD)成为第二大党的事实会坐实,这对于德国政坛主流是难以接受的。”

近期,德国选择党的成员就在地方选举中拿下了东部萨克森州皮尔纳市(Pirna)市长的职位。值得注意的是,明年欧洲议会以及德国东部都将迎来选举。对此,伍慧萍告诉第一财经,目前在所有东部五个联邦州,选择党的支持率都在30%以上且处于领跑地位,“欧洲当前经历多重危机,再加上俄乌冲突带来的新一轮难民危机,不仅给德国普通民众的冲击很大,也使得右翼民粹甚至极端政党有进一步崛起的空间,为未来德国政府的组阁带去更多的不确定性。”

伍慧萍认为,未来德国的政治生态还有可能进一步右转,不仅仅是德国,在欧洲,整体的政治生态在俄乌冲突、难民潮的裹挟下普遍右倾。

举报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,请点击这里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,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。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,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,包括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。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。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:021-22002972或021-22002335;banquan@yicai.com。 文章作者

潘寅茹

关键字

德国经济俄乌冲突交通灯政府悲观右翼

相关阅读 3年后经济萎缩再现!躲过衰退的德国经济会在今年好转吗?

2023年是德国自2010年以来第二次出现经济“萎缩”的年份。

01-17 15:03 普京:俄乌冲突目标未变,目前尚不具备条件与西方改善关系

整场活动共持续4小时4分钟,普京回答了67个问题,涉及俄乌冲突的最新进展、俄经济发展、俄与西方关系等备受关注的话题。

2023-12-15 13:22 内外挑战不断,“时代转折”下德国联邦政府缘何陷信任危机?

如果仅从德国政府这两年公布的举措来说,内容不少、目标定雄伟,措施都是重大转型,触发了外界非常高的期望,但效果有些“雷声大雨点小”。

2023-12-11 15:17 德国总理:德国能源危机“绝对还没有结束”

目前德国天然气储存充足,预计今年冬天不会出现价格的进一步飙升。

2023-11-29 08:19 晨会博弈:A股三连阳 市场开始反攻了?

2023-10-27 11:30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