股票配资正规操作你的位置:国内允许股票配资_股票配资正规操作_安全股票配资申请 > 股票配资正规操作 > 峰和资本:与产业链主共舞,探索新型CVC之路
峰和资本:与产业链主共舞,探索新型CVC之路

发布日期:2024-05-12 05:38    点击次数:72

  

近几年,储能行业发展进入快车道,吸引了大量企业和资本涌入。但随着储能行业规模的快速扩张,产能过剩、内卷加剧的隐忧也逐渐显现。

“阶段性的供过于求是一个必经的过程,在过去十几年,光伏行业也经历过供需浮动的三起三落。对储能行业来说,目前正是进入第一个小周期的尾声。”近日,峰和资本董事长鲁承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说。

在他看来,真正有长期扎根赛道决心、有核心竞争力、有产业资源的公司,是有能力穿越行业周期的,这些企业会在下一个上行周期中获得更大的发展。峰和资本看好储能行业的长期发展前景,所以尽管行业在去年开始遇到资本与产业的小周期,团队仍逆势在行业中进行积极的投资布局。

据了解,成立于2021年的峰和资本,是一家专注于储能领域的产业投资机构。机构名称中的“峰和”两字,即有意契合“碳达峰、碳中和”的行业目标与趋势。

目前,峰和资本基金管理规模达到45亿元,基金LP包括政府引导基金、海辰储能,以及上市公司等产业资本、家族办公室、高净值个人等。团队基于对储能产业链的深度理解,已经投资布局了海辰储能、奇点能源、欣界能源、众山精密、京清数电、华致能源、捷盟智能、芯弦半导体等一众企业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峰和资本与海辰储能渊源颇深,机构在海辰储能的成长过程中进行多轮加注,成为海辰储能外部第一大机构股东。海辰储能也是峰和资本的基金LP,双方延续着紧密的合作关系。

“我们依托于海辰而不依赖于海辰,在储能领域,我们以海辰储能为基石产业方,陆续投资了20个项目构建起储能生态圈。未来在固态电池、氢能领域,我们还会继续挖掘、培育新的未来行业头部的产业方。”鲁承诚说。

他表示,传统CVC是在产业公司做大之后,由内部孵化出CVC投资平台。峰和资本则是新型的CVC发展模式,团队在选定的赛道中投资孵化核心企业,深度赋能,与产业公司共同成长。当核心企业发展足够大之后,再依托它进一步强化峰和资本的产业认知和资源积累,形成聚焦细分赛道的产业投资生态圈。

搭建复合团队,专注储能投资

作为峰和资本的掌舵人,鲁承诚有着“投行+上市公司综合管理+产业投资”的复合背景。他曾在平安证券及华林证券任职,主导并完成多起上市公司IPO及资本市场投行业务。随后,他受邀加盟了由自己主导上市的上市公司,转型为公司经营管理的角色,其间全面负责公司的战略制定、公司经营、组织管理等。

创立峰和资本前,鲁承诚在知名新能源产业基金担任合伙人,积累了丰富的产业投资经验。在新能源领域做投资的过程中,鲁承诚意识到,储能市场的快速发展是未来的趋势所在,并且由于风力发电、光伏发电在发电量中的占比会越来越高,对这种波动性的能源来说,随之而来的储能需求也会越来越大。

在股权投资市场出清的行业大环境中,创办新机构并非易事。鲁承诚希望从三个维度着手,把峰和打造成一家具有特色的投资机构。“一是专注,只有专注之后才能做到专业,让我们对储能产业、身处其中的企业以及行业技术变革形成更加深刻的认知。”鲁承诚说。

二是搭建相对复合的投资团队,团队成员中既有券商投行背景的资深人士,也有储能行业的专家。三是立足产业,峰和资本从服务产业链中的优质企业出发,帮助储能产业链中优秀的企业家们实现产业梦想,这是峰和资本的立足点。

立足产业,寻求与赛道核心企业的双向奔赴

海辰储能是峰和资本立足产业的重要抓手,回顾双方从认识到成为紧密合作伙伴的过程,其实是一个投桃报李、双向奔赴的故事。

据了解,鲁承诚与海辰储能团队最早接触是在2020年。出于对储能赛道的看好以及对团队实力的认可,鲁承诚带领当时的团队出手投资海辰储能,成为其第一家市场化机构股东。峰和资本成立之后,鲁承诚又连续三轮加注海辰储能。

“我们会采取‘子弹加炮弹’的投资策略,就是在投资后不断去观察企业的发展情况是否达到预期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追踪,我们认为海辰储能是执行力强并且快速迭代的团队,超预期兑现每轮次对投资人承诺,给我们带来非常强的正反馈。在储能的大赛道中,这样的团队是很有机会跑出来的,所以我们选择对他进行持续加注。”鲁承诚说。

除了真金白银的支持,峰和资本还从业务资源、产能落地、融资对接、人才推荐等方面,不断给成长中的海辰储能提供赋能。比如在公司早期没有收入时,帮助介绍供应链和客户资源。在海辰西南智能制造中心及研发中心项目落地重庆时,峰和资本也深度参与其中,并在海辰重庆子公司中持股超过20%。

从一个小公司成长为年产值超百亿,跻身全球储能行业第一阵营企业,海辰储能仅用了4年多。2023年,海辰储能聚焦储能赛道,持续保持稳健经营和高质量发展,在行业内拿下“储能电池全球出货前五”和中国电力储能电池出货第二的成绩,一举跃居全球储能企业第一阵营。

此外,海辰成为厦门首家独角兽企业,同时顺利实现全年产值超百亿元的阶段目标。在融资方面,海辰储能在2023年6月完成超45亿元C轮融资,成为投后估值达到300亿元的明星企业。

发展壮大后的海辰储能,后来也成为峰和资本在储能赛道投资所依托的基石产业方LP,双方延续着紧密的合作。

据了解,在投前,海辰储能会把在产业链中接触到的优质项目推荐给峰和资本。在投中,峰和资本筛选判断项目时,海辰储能会在材料、产品、技术验证、产品商业化及市场发展研判等方面为其提供支持。在投后,海辰储能也会给一些产业链上的被投项目,提供供应链、技术赋能、业务订单、人才导入等支持。

在固态电池、氢能领域,培育未来行业头部产业方

除了储能领域,峰和资本在固态电池、氢能方面也在持续布局核心企业,以期建立起产业投资优势。

在固态电池领域,固态电池拥有高安全性、高能量密度、高功率和温度适应性等特点,被认为是下一代电池技术的首选方案。固态电池应用场景广阔,包括eVTOL(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)、消费电子、新能源汽车、储能等领域,随着固态电池技术不断成熟与新应用场景的延伸,预计2030年将迎来万亿级潜在市场空间。

2022年,峰和资本成为欣界能源的天使轮投资人,并于2023年追加投资。公司历次融资中,其他产业投资方包括重要客户、首家集齐民用航空器适航“三大通行证”的亿航智能,上游知名锂电设备企业,以及机器视觉装备供应商易鸿智能,德赛电池等;财务投资人包括高瓴创投、达晨财智、东方富海、前海母基金、交子基金等投资机构。

欣界能源是国内首家实现锂金属固态电池量产及商业化的领军企业,提供高效能、高安全性的电池方案,提升了电池能量密度,大幅改善终端产品续航并带来轻薄的体验。在eVTOL应用中,使用欣界的产品可将目前无人机续航时长提升近一倍,并且实现高安全性。

据了解,在峰和资本首轮投资时,欣界公司仅由3名核心成员组成。其团队拥有十多年的固态电池研发和技术沉淀,核心成员分别来自国内外业内一线大厂,是“顶尖技术+商务拓展+生产落地”的黄金三角组合,团队互补、配合默契,具备极强的商业化落地能力,这也是峰和资本自一开始便看好企业的重要原因。

首轮投资后,峰和经历一年多陪伴公司经历了从组建团队、产品开发、产线建设到客户拓展的全过程,见证了公司和团队的高速成长,对于核心团队敏锐的战略眼光及强大的执行力有了更深刻的认知,因此继续追加投资。

通过业务对接、融资支持、前沿项目孵化、产能落地等赋能,峰和资本陪伴企业由0到1,实现了国内首条锂金属固态电池中试线的投产,并即将启动全球首条锂金属量产线的建设。从产业投资机构角度讲,峰和资本肩负的使命是帮助产业方搭建更好的产业生态,峰和资本希望与各细分产业链上的龙头公司形成更紧密的合作,助力被投企业成为未来强大的产业方。

峰和也同样注重在氢能领域的布局。2024年4月,氢能被正式纳入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能源法(草案)》,至此国内第一次从法律上确认氢能属于能源,标志着氢能正式步入我国能源体系。

在氢能领域,峰和资本已前瞻性地探索了2年时间,未来将在投资的过程中挖掘下一个链主企业,并为企业提供全方位赋能。

保持积极高效投资节奏,提前谋划多元渠道退出

今年,峰和资本仍保持比较积极高效的投资节奏,计划投出十个左右的项目。谈及峰和资本现阶段的投资的重点赛道,鲁承诚表示,首先是深化、细化在储能领域的布局。

在储能赛道,峰和资本沿着材料、设备、应用场景解决方案等方向,投资了十多个项目。今年,团队将持续深化在储能赛道的投资,比如在产业链上游挖掘新型辅材、设备端关键器件部件的投资机会。同时,峰和资本还持续关注能源半导体、储能数字化、储能出海,以及“储能+充电桩”、“储能+重卡”等交叉应用领域的投资机会。

第二,前瞻布局固态电池和氢能领域的投资。在固态电池赛道,峰和资本正围绕上游材料、固态电池本身和下游应用场景进行系统性布局。在氢能赛道,团队主要关注制氢环节的投资机会。

在筛选判断具体项目时,峰和资本首先关注创业公司是否有核心技术和差异化竞争力。第二,由于投资的公司处于相对早期阶段,有些甚至尚未形成产品和收入。所以峰和资本会关注创始团队1号位的综合能力,比如对事业的认知、做事情的决心、搭建团队的能力等。

第三,峰和资本希望以产业赋能为前提进行投资,能够让峰和资本投得更准,同时也能够以更合适的价格拿到投资额度。第四,峰和资本对估值有严格的纪律要求,团队不盲目跟风,希望投资高性价比的早期项目。

面对当前IPO收紧背景下的股权投资退出难题,鲁承诚认为,并购退出,尤其是产业并购退出,将会成为VC/PE机构未来重要的退出方式。并购整合过程中,需要投资机构对产业形成深度理解,并且对收购方和被投企业间的协同性深度判断。

目前,峰和资本已经在做一些收并购相关的布局工作。公司有上市公司的LP,有意从被投企业中寻找合适的标的并购。有些项目在投资时,也会根据细分行业市场空间、项目实际情况做相关的沟通,约定未来以并购退出为目标。同时,由于峰和资本投的项目都相对偏早期,以产业为抓手,在IPO前退出也是退出方式之一。

随着退出环境的变化,对峰和资本的投资也产生着影响。鲁承诚表示,首先,在投资企业时,峰和资本对被投企业规范性的要求会更高。因为未来不论是选择并购还是其他退出方式,对企业的规范运营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企业需要更早树立规范运营的意识。

“第二,我们还是希望企业要尽快地实现自身造血能力。原来的那些持续靠烧钱融资去发展的企业,在资本市场环境变化的新态势下,面临的挑战会比较大。”他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