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全股票配资申请你的位置:国内允许股票配资_股票配资正规操作_安全股票配资申请 > 安全股票配资申请 > 李银桥:毛泽东不善饮,即使一杯葡萄酒也会脸红,但是有两个例外
李银桥:毛泽东不善饮,即使一杯葡萄酒也会脸红,但是有两个例外

发布日期:2024-02-23 05:40    点击次数:102

  

在老一辈中央领导人里面,毛泽东是出了名的烟瘾大,在公开能查到的一些图片、影像资料中,手夹香烟或嘴里叼着香烟是一种屡见不鲜的公众形象。据说毛泽东当年住在延安窑洞的时候,为了保持兴奋的写作状态,毛泽东曾一根接一根,一天抽了五六十根香烟,最终一鼓作气完成了举世闻名的巨著《论持久战》。

毛泽东爱抽烟是众所周知的。除了爱抽烟,毛泽东还有另一个特殊生活习惯,那就是不爱喝酒。

虽然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,烟酒是不分家的,但到了毛泽东这里,他却把两样东西分得十分清楚,他内心并不喜欢喝酒,而且他的酒量也很不好,对此他曾说:“喝酒会误事,不能喝的人最好不要喝,能喝的人也最好少喝。”

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开国总理周恩来是出了名的酒量大,号称“千杯不醉”,至于烟则是一根不碰。应该说在烟酒这方面,毛泽东和周恩来两个人都有着自己鲜明的个性。

据曾担任毛泽东卫士的李银桥,在其著作《在毛泽东身边十五年》中记述,“毛泽东不善饮,即使喝一杯葡萄酒也会脸红,所以极少喝酒,但是有两个例外:一是安眠药用完的时候,他为了睡觉,要喝一杯,喝一杯就会晕,喝三杯肯定躺倒;另一种情况就是打仗或写作,连续几天不睡觉,也需要喝点酒,以刺激神经兴奋。”

▲李银桥,在1947~1962年的十五年期间,先后担任毛泽东的卫士、副卫士长、卫士长。

话说毛泽东虽不善饮酒,但作为国家领导人,在出席一些公开场合时总不可避免需要喝酒助兴,对此毛泽东又是如何应对的呢?

据记载,在1949年1月,前苏联领导人米高扬曾到访延安,毛泽东当时给予了盛情款待,费尽心思安排了一桌子好菜,比如红烧肉、炖土鸡等等,还拿出了不少好酒。

在宴席上,毛泽东与米高扬推杯换盏。米高扬的酒量很好,他一杯接一杯,喝得不亦乐乎,大赞中国的汾酒十分好喝。与此同时,他似乎并不知道毛泽东不善饮酒,频频地向其敬酒,颇有一种想与主人在酒量上一较高低的意图。

对此,毛泽东当然心知肚明,但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,在喝酒方面,十个毛泽东恐怕也不是“酒鬼”米高扬的对手。无奈之下,毛泽东最后想出了一个绝佳妙招。

他对米高扬说:“中国有句俗话说‘吃香的,喝辣的’,这个辣的就是指白酒,酒的度数越高,就越辣,所以湖南人有个习惯,喝酒必须吃辣子,一杯赶两杯嘛,今天咱们喝酒,每喝一杯,就吃一个辣子,谁不行就认输。”

米高扬听罢十分不以为意,一口答应了下来,他以为自己会完胜毛泽东。

于是,两个人便在周围人的欢呼声中较量了起来。

首先是毛泽东,他一口喝完杯中酒,接着大口咀嚼着红辣椒,一脸轻松,十分惬意。

然后是米高扬,他也一口喝完杯中酒,不过在吃红辣椒的过程中,他却被辣得面红耳赤,抓耳挠腮,表情颇为狰狞,最后是勉勉强强才终于吃完了一根红辣椒。

随后毛泽东又是一杯酒和一个红辣椒,然后示意米高扬“该你了”。

米高扬先是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不过在手拿红辣椒的时候,表情显得畏畏缩缩,一脸恐惧的样子,他完全无法入口,犹豫了一会儿才对着毛泽东说到:“不行不行,这样喝不行。”

毛泽东见状哈哈一笑,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。随后,毛泽东主动提议,由米高扬喝酒,他自己吃红辣椒作陪,看看两人谁能笑到最后,米高扬对此安排十分满意,高兴地答应下来。

于是,两个人又重新开始了饭桌上的“较量”,一个是“无酒不欢”,一个是“无辣不欢”,各自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内较量着。

最终,等到晚宴结束,米高扬喝得酩酊大醉,毛泽东吃辣椒也吃得十分痛快,这算是一个宾主尽欢的圆满结局。不善饮酒的毛泽东最终是依靠自己的聪明机智,圆满解决了这次“公关危机”。

▲1949年米高扬到访延安

其实除了公众场合被迫喝酒,毛泽东私下也会喝一点白酒或洋酒,尤其是在工作任务过于繁重或缺少安眠药无法入睡的时候。

据李银桥记载,在1947年8月中旬打响的沙家店战役期间,毛泽东每天通宵达旦、废寝忘食,又是查阅地图,又是翻阅《辞海》《辞源》等等,十七八个小时的工作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。

在此之前,由于长期缺少睡眠且过度劳累,毛泽东已经患上因神经衰弱导致的失眠症,因而总是习惯于睡前吃颗安眠药以助眠。

不过碰巧的是,沙家店战役期间,毛泽东的安眠药刚好吃完了,新货又未能及时得到补充(当时毛泽东所吃的安眠药,一般都是从前线战场收缴,或是先从“国统区”购买再辗转送到后方,这需要碰运气,运输也颇费一番精力,所以战事紧张期间,毛泽东服用的安眠药总是断货)。

无奈之下,卫士李银桥便想到了用酒来代替,既可以助眠,同时也可以刺激神经中枢,提神醒脑。

“我(指李银桥)拿来白兰地,放在地图旁。酒瓶旁边放着一盒烟一盒火柴,酒瓶另一边顺序摆开油灯和蜡烛...战役打响后,毛泽东便守在电话机旁...脑子疲劳了,就呷点白兰地刺激刺激,烟是一支接一支地吸,茶水更是不断...累到极点就在帆布躺椅上闭目养几分钟神,眼皮一掀就接着工作。”

就这样,从8月18日到20日,毛泽东就靠着几包烟、几瓶酒和无数杯浓茶,成功指挥西北野战军打了一场大胜仗,歼灭国民党军整编第36师6000余人。应该说,这场大胜仗里,白兰地酒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。

▲1947年8月18日~20日沙家店战役爆发,西北野战军全歼国民党军6000余人,从根本上扭转了西北的战争局势。

到了建国后,虽然不用打仗了,但社会主义建设任务同样异常繁重,毛泽东依然是日理万机。当时他已经完全养成了一种在晚上工作、白天休息的特殊作息习惯。为此,周恩来、刘少奇等人也不得不配合调整了自己的作息时间。

那时候,毛泽东通常会在晚上召集中央领导人开会,一开就是几个小时,等会议结束后,毛泽东会继续在书房工作,直到凌晨六七点钟,甚至七八点钟才结束。

然后,在吃早饭前,他通常会服下护士提前准备好的助眠药,等吃完早饭后,药劲刚好上来,他便可以直接睡觉,有时吃完早饭如果还是不困,他会躺在床上继续看书,直到困意来袭才会躺下睡觉。

从延安时期开始,毛泽东一直保持着这样极其特殊的生活习惯,不过长此以往也会有一定的负面影响。

抗美援朝期间,也许是因为过于担心前方战事,也许是长期服药产生了一定抗药性,毛泽东按往常服下安眠药后,依然翻来覆去睡不着。无奈之下, 护士只得加大剂量,毛泽东才勉强能睡上三四个小时,让忙碌的大脑得到片刻的休息。

对于这种现象,虽然毛泽东不以为意,但医生和护士却非常地忧心。对于安眠药,这些医生护士心里是既抗拒又无可奈何。

他们既担心长期服用安眠药会给毛主席的身体带来损害,但又不忍看着毛主席几天几夜睡不着觉,于是只能是严格控制剂量和频次,偶尔劝劝毛泽东多散步,打打球,跳跳舞,或请师傅上门按摩,努力想办法去改善他的睡眠质量。

事实上,对于医生护士们的好意,毛泽东何曾不了解,不过在这方面他有自己的想法。

有一次护士孟锦云曾故意问毛泽东,“主席,您天天吃安眠药,会不会有副作用,听说长期吃安眠药对身体很不好呢。 ”

毛泽东听罢沉吟不语,过了半响才回答说,“孟夫子你说得对嘛。可是,在没有更好的办法时,只能用这个办法噢。其实,任何东西吃进肚子里都有正副作用,这是对立统一嘛,但只要是正作用大,超过了副作用,那就可以采用。”

小小的一个安眠药问题,毛泽东并没有予以轻视,他用擅长的辩证思想来回应护士的“质疑”。对当时的毛泽东而言,这些助眠药物虽然自身有一定副作用,但与此同时带来的正作用也是巨大且无可替代的。

因此毛泽东说,在没有更好的替代物之前,他应当坚持这个利大于弊的选择。他的这个回答,既是传达了一种实事求是的生活态度,同时也是有意宽了护士的心,努力让他们可以更轻松地在自己身边工作。

▲在毛泽东晚年的岁月里,护士孟锦云扮演者极其重要的角色,图为毛泽东与孟锦云在舞会上跳舞。

其实不论是喝酒,抑或是吃安眠药,毛泽东对于自己的身体健康管理,一直都有自己的独特见解,并将打仗时总结的成功经验,灵活应用到了日常生活当中。

对于健康管理,毛泽东历来推崇的都是最简单的运动加饮食。运动方面,他尤其喜爱游泳;吃的方面,他从来都是家常便饭,从不爱吃类似燕窝、人参这样的名贵补品。

在条件艰苦的井冈山时期,毛泽东和红军战士一样,吃的是红米饭、南瓜汤;在简朴的延安窑洞里,毛泽东在宴请陈嘉庚时,菜单上也都是白菜、土豆、小米饭和鸡汤,据说鸡汤还是邻居老大娘知道有远客,特意杀了送过来的;即使等到条件好一些,他吃的仍然是最普通的家常菜。

在三年经济困难时期(1959~1961),毛泽东更是率先节衣缩食,专门吩咐厨师从菜单中拿掉了肉和鸡蛋。卫士曾劝过她,担心他日常工作压力太大,如果不吃肉恐怕身体吃不消,但是毛泽东依然坚持:“人家逼债(指苏联毁约),我们少吃一点肉,争取三年内把债还清。”

于是在那三年里,毛泽东带头实行“三不”——不吃肉、不吃蛋、吃粮不超定量,不仅毛泽东是这样,周恩来等人也同样如此。

应该说在日常饮食上,毛泽东除了对辣味食物有特殊要求,其他则十分随意。即使在条件好的建国后期,毛泽东也是家常便饭,从不爱吃补品,对于医生的善意劝导,他不仅不同意,还反过来“教育”他们一番。

1959~1961的三年经济困难时期,饿殍遍野,内外交困,国家经济陷入巨大困境。

建国后,有一次保健医生曾劝毛泽东可以进食一些保健品,毛泽东听后委婉拒绝了,他说:“补品能少吃就少吃,当然,最好不吃。战胜疾病,保持健康,主要还得靠自己身体的力量...这叫自力更生为主,争取外援为辅。”

这是毛泽东根据多年军事斗争经验,灵活应变总结出来的一套“进补理论”。所以对于补品,毛泽东一直都是敬而远之。

直到1961年,有一次护士偷偷在毛泽东喝的茶里加了一些葡萄糖,毛泽东喝了加有葡萄糖的茶后,并没有表示强烈反对,护士为此颇为欢喜,此后便常在茶水里加适量葡萄糖。

于是,葡萄糖才成了毛泽东生前吃过的唯一的“高级补品”。

▲1938年春,毛泽东在延安窑洞撰写《论持久战》

应该说,从饮酒到安眠药到补品,毛泽东总是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并乐于坚持到底,他当年既没有为了争强好胜而勉强自己喝酒,也不因为忌惮安眠药的副作用而放弃服用,到了晚年也没有因为惧怕生病而去服用任何名贵补品。

所以说,任务事物其实都是对立统一的,既有正作用,也有副作用,人应当发挥自己最大的主观能动性,不人云亦云,而且一旦选择了,就应当坚持到底。